陈年水墨

字面意思的严肃活泼。

【龙虞】纸房子[1]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马上开学了作业写不完了太多了只好挤出来时间写这么一点点……

我知道我的幼儿园文笔所以爽了就行

是之前那个脑洞。




1942年,禅达


龙文章总在炮灰们闲来无事的时候听到他们念叨虞啸卿。炮灰团本来就没什么正事可干,除了睡觉吃饭和四处逃窜,按龙文章自己的话来说,中国人骨子里的安逸在作祟。


虞啸卿被他们戏称为“虞美人”。瞧瞧那小腰板,从头到尾没几处打弯儿的,挺得比枪杆子还直。


龙文章倒不置可否。虞大少的脾气他可知道,别的不论,龙文章就敢指着脸上的五百朝着那群炮灰们显摆,瞧瞧,这是得多烈的美人才有这个力道。


“奸夫淫夫,你们俩就臭韭菜臭一堆儿吧,没救了。”可孟烦了的一张说死人全家的嘴对于脸皮比城墙还厚的龙文章毫无作用。


“哈哈烦啦!你就是眼馋嘴馋你哪儿都馋!”龙文章快活的唱着小调迈上通往师部的小道,笑容就算到了师部门口被张立宪的目光钉死也没完全抹掉。


“师座,龙文章来了。”


“进来。”


龙文章并没忙着进门,而是从窗户探头往里看了看,直到看见虞啸卿愠怒的俊脸……


“还不赶快滚进来!站在外面喂鸟吗!”


赶紧溜进门去,再轻轻关门。




南天门



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五百以后,龙文章恶毒的咒骂自己,看着一天天萎靡下去的炮灰们焦黑的面庞,龙文章再打了自己一巴掌


“您省省劲儿吧,您这算个啥啊,人虞啸卿虞大少的巴掌那叫五百,就你这小鸡子劲儿充其量也就一个零点五。”


“怎么着,后悔了吧,人家把你耍着玩儿那,您还真把自己当个宝儿,想出损招千方百计上了南天门,就为了让我们,让你自己去送死。虞啸卿就在下面等着咱渴死饿死让毒气熏死呢,您还不知道吧。”


孟小太爷的欠揍和毒舌就算在山穷水尽之际也没消退,只是多了沙哑和久未进食的无力。龙文章睁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瞪了自己的副官一眼,却默不作声。


小黑屋里的甜蜜,一见面就如胶似漆的眼神,暧mei不清的语言和对方难得的温柔,走马灯似的,在南天门上的38天里,在龙文章的心里燃烧殆尽,剩下一堆名叫仇恨的灰烬。



他曾认为虞啸卿的眼神中有无尽的热血和钢铁般的顽固,而自己总能在如剑的目光下扭捏着说出不要脸的肉麻话。






但一切是要有个改变了,至少赶紧结束,人不是生来就该给别人低声下气的。龙文章认为自己这辈子也要硬气一回。


“师座。西进吧。别北上。”


别悲伤。


下辈子一定要再见到你虞啸卿,让你还回来这辈子欠下来的三千人的债。


弥留之际看到虞啸卿无声的哀恸和脸上止不住的泪水时,龙文章想起虞啸卿从没这么哭过,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

龙虞脑洞2

知青和火车上偷鸡摸狗的。


脑洞来源:蒋梦麟《西潮》中坐火车片段

龙虞脑洞1

前世的龙文章想让今世的虞啸卿偿命。

二人今世有记忆,但龙文章不知道虞啸卿也有,于是为了让他偿命,带他去南天门。而虞啸卿这辈子也本来就想偿命,于是假装没有记忆,跟着龙文章来到南天门并顺利偿命。


龙文章最终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爱人。

Q:有没有那一刻感受了生不逢时的遗憾呢?

我真的很想活在过去,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为祖国做贡献,当时的人们真的单纯善良又积极上进。

Q:推荐一下适合暑假放松玩的游戏?

说真的,《流言侦探》很好玩

虽然我还没玩完

Q:让你瞬间破防的某个作品片段?

末代皇帝最后

孩子和老年溥仪的对话

我第一次哭的稀里哗啦

就是觉得人生怎么能过的如此……支离破碎